不填6填什么(不填6填什么图片)

 一日一条   2022-07-23 19:26   62 views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摘要:

摘要原标题:不填6填什么(不填6填什么图片)《侯卫东官场笔记》中的男教师还是不少。这里重点讲这么几个普通老师,校长之类的领导就算了。大学教授重点看看沙洲学院的刘教授,岭西大学

  摘要原标题:不填6填什么(不填6填什么图片)《侯卫东官场笔记》中的男教师还是不少。这里重点讲这么几个普通老师,校长之类的领导就算了。大学教授重点看看沙洲学院的刘教授,岭西大学的朱小...

  摘要

  原标题:不填6填什么(不填6填什么图片)《侯卫东官场笔记》中的男教师还是不少。这里重点讲这么几个普通老师,校长之类的领导就算了。大学教授重点看看沙洲学院的刘教授,岭西大学的朱小勇;中学教师三个,一个益杨县青林镇中学的辛民,一个是沙洲中学的粟家豪,一个是成津县的方勇;一、沙洲学院财会系的刘教授刘教授有心计,明明想房子卖高价,却说得那么清新脱俗,真是个牛人。他和邻居郭教授关系处的不错,

  原标题:不填6填什么(不填6填什么图片)

  《侯卫东官场笔记》中的男教师还是不少。

  这里重点讲这么几个普通老师,校长之类的领导就算了。

  大学教授重点看看沙洲学院的刘教授,岭西大学的朱小勇;

  中学教师三个,一个益杨县青林镇中学的辛民,一个是沙洲中学的粟家豪,一个是成津县的方勇;

  一、沙洲学院财会系的刘教授

  刘教授有心计,明明想房子卖高价,却说得那么清新脱俗,真是个牛人。

  他和邻居郭教授关系处的不错,和自己从前的学生,现在的领导济道林关系也很好。对领导们的做派持肯定态度,大拍马屁,颇得济道林和段衡山的喜欢。所以,他退休的时候,校领导摆宴相送,看来,会做人真的很重要。

  1、分手以后,侯卫东按照老习惯,到沙州学院招待所住宿,办完手续,又没了睡意,便准备到学院去转一转。走了不远,就到了学院张贴栏。平时他不看这个张贴栏,今天却无意看了一眼,就见到了上面有一张“卖房启事”。

  自从曾宪刚出事以后,侯卫东也就想在益杨县买一套房子。平时进城就有落脚的地方,又可以存放重要物件,无意见看见卖房启事,便走过去细看。

  启事的最后一句话很特别:“此房价钱超出市场价,无承受能力者请勿造访。”

  从启事来看,这是一套位于沙州学院西区的住房,西区风景很美很幽雅,很合侯卫东的胃口。特别是最后一句话,更增添了他的兴趣。记下门牌号,又在学院里转了一圈,这才回到了招待所。

  2、第二天一早,他就来到了西区临近湖边的一栋掩蔽在树林的小楼,敲开四楼大门,一个白头发的老人探出头来,道:“你找谁?”

  老人是财会系刘教授,在学院很有些名气,侯卫东礼貌地道:“刘教授,我看到张贴栏的卖房启事,请问,这房子要真的要卖吗?”

  看到买房人这么年轻,刘教授道:“买房子吗,我这房子价钱可不低。”他又问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  “我是学院法律系毕业的,在益杨县青林镇政府工作,所以想买一套房子。”看着刘教授狐疑的目光,侯卫东又报上了系主任和一些任课老师的大名。

  刘教授这才露出了笑容,道:“这可是好房子,我要给她找个好人家,所以问得详细些。”

  “刘教授,我记得学校的房子大多数是福利分房,并不是商品房,这房子有房产证和土地证吗?”

  刘教授挥了挥手,道:“进屋再说。”

  屋子里乱七八糟的,最明显的是特征是书多,桌上、地上散落着许多大部头,还有一些家具也搬离了原位。侯卫东离开沙州学院以后,就很少在一家人看到这么多书。青林镇唯一有书架的就是楼粟明副镇长,可是与刘教授相比,就是小巫见大巫。

  刘教授进屋,拿出了房产证和土地证,道:“放心吧,这楼房是全产权房子。为什么是全产权房子,原因就有些复杂,我用不着多说了,一切以产权证为主,你先看一看。”

  侯卫东接过房产证和土地证,仔细看了一遍,还给刘教授以后,道:“这房子多少钱?”

  刘教授用两根指头比划着道:“十万,不讲价。”

  侯卫东算了算,道:“房子只有八十个平方,每平方米就要超过一千块钱,这价钱放在沙州,也算是高价了。”

  刘教授办事很认真,道:“这个价钱,自然有道理。”他带着侯卫东走到窗边,道:“这房子依山傍水,站在窗边可以看到湖水,朝西看,则是一片大林子。如果不是因为要回西安与家人团聚,我还真舍不得卖这房子。”

  他强调道:“我觉得这房子值十万,卖便宜了,对不起老伙计。”

  侯卫东心里着实喜欢这个房子,他四处看了看,痛快地道:“好,明天我取钱过来,把手续办了。”

  刘教授高兴地道:“我还有两天才能办好托运,后天你过来,我们去办手续。”

  就在侯卫东要出门之际,刘教授奇怪地问道:“看你年龄,毕业也没有几年,怎么有这么多钱?”

  侯卫东微微一笑,道:“现在是商品经济,我家里有人在做生意,赚了些钱。”

  3、第三天,侯卫东就带着钱来到了刘教授家里。此时房间已经搬运一空,打扫得干干净净。刘教授将侯卫东带到了阳台,阳台上有两个盆景,侯卫东也叫不出名字,只觉得特别苍劲。

  刘教授指着盆景道:“这两个盆景是一对,叫做珠联璧合。我养了十年,它们不适应西安的气候,我特意留下来,希望你能好好养它们,夏天要多浇水。”

  侯卫东道:“我在青林镇政府工作,平时不会经常回来。”

  刘教授笑道:“这没有关系,我平时也经常出差,不在家的时候,就由郭教授帮着浇水。我们这两个阳台相距很近,他站在隔壁阳台,用长柄的水壶就能直接浇灌。”

  侯卫东这才注意到,这栋楼与普通房子不一样。两家阳台的距离不足一米,从对面完全可以帮着浇水。

  交代完细务,两人就准备去办理过户手续。

  4、出门之时,刘教授敲开了邻居的门。

  “老郭,我这房子卖出去了,小侯是沙州学院法政系毕业的学生,他以后就住在你的隔壁了。”

  郭教授个子不高,头发梳得很整齐,穿了一件运动装,显得很精神。他很感慨地道:“老刘,在一起住了十年,真舍不得你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  刘教授道: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什么时候有空,就到西安来作客。还有,郭丫头办喜酒的时候,一定要通知我,如果不通知我,我就要打电话来骂你。”

  两人就站在一起说些分手的话,侯卫东安静地站在一旁等着。

  5、从楼梯又下来一人,很有些气派,他老远就伸出手,然后紧紧地握着刘教授的手不放,有节奏地上下摆动了一会儿,道:“刘教授,段院长昨天回来了,今天中午学院班子集体给您饯行,就在汇碧楼。”

  来人是学院副院长济道林。

  刘教授很感动,道:“济院长,谢谢你了。”济道林笑道:“刘教授,您别这样称呼,叫我小济吧。”

  济道林曾是刘教授的学生,留校后迅速成了刘教授的领导,而且是很得人心的领导。刘教授感叹道:“小济,学院和一般行政机关不一样,教授们才是最宝贵的财富。这几年你做得很好,房子、票子、位子都向我们这些倾斜。我其实不想走,却不得不走,只希望济院长继续保持这种做法,沙州学院的地位一定会迅速提高。”

  他们几人谈了几句,侯卫东招呼道:“济院长,你好。”虽然毕业已经两年,济道林还是一口就叫出了侯卫东的名字,道:“侯卫东,你怎么在这?”

  刘教授就道:“侯卫东买了我的房子。”

  这一栋楼,全是学院老师。当刘教授准备卖房子的时候,老师们还担心住进来不三不四的家庭。济道林见是侯卫东来买房子,便放下心来。

  二、不知道哪所大学的老师朱小勇

  朱小勇是岭西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女婿,他并不为岳父蒙豪放和岳母吴英看好,但是蒙宁喜欢他,可见这个人还是很有些手腕的。

  结婚多年,他在外面玩的很开,瞒着哄着蒙宁,不让蒙家人讨厌,是个聪明人。

  平常,喜欢锻炼身体,闲暇了,一个人开车去西藏,真是“平常不露相,偶尔露峥嵘”。

  他和侯卫东是战友,一块打过架,是彼此互相利用的关系。蒙豪放调到中央,侯卫东和朱小勇、陈曙光就有些疏远了。

  1、打麻将斗脑子,脑子好不一定赢,脑子不好一定输

  进了小招,周昌全脸上就开始出现笑容,进了餐厅,他已是春风满面。蒙宁、朱小勇带着小孩子正在吃饭,见周昌全进来,蒙宁举起手招呼道:“周叔叔,坐这边来。”

  朱小勇站了起来,客气地道:“周书记好。”

  周昌全就与他们坐在一桌,他笑道:“小勇毕竟是大学教师,记忆力好,分析能力强。”朱小勇呵呵笑道:“是三位长辈让着我,纯粹是运气好。”

  昨晚打麻将,吴英宣布了纪律,必须硬打,大家不许让,又因为是小麻将,没有多少输赢,所以四个人都很认真地较量,结果是朱小勇大杀三家,三家归一。

  2、一个人去西藏?蒙宁信,我不信

  吃了早餐,吴英还是听了蒙宁的话,道:“这次到成津,是看当年插队的大院,别惊动地方上的人了。我、蒙宁、小勇三人去跑一趟,小勇当年独自一人驾车到过西藏,技术不错,你们放心。”

  3、勇敢,干练,敢出手(这个身份怕谁?)

  在清真馆子里,侯卫东和朱小勇将冲上来的黄金项链方杰等人拦在了楼梯口。

  朱小勇是大学教师,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什么事情都依着蒙宁。此时到了关键时刻,他勇敢地站了出来,动作干净利索。听到楼下传来刺耳的刹车声以后,他第一时间跑到窗前,看到六七辆车上冲出来二十来个横眉绿眼的年轻人,心知不好,迅速将一张厚重的老式木桌子推到了楼梯口,然后提起一张宽大的椅子,与侯卫东一左一右守在楼梯口。

  4、身体好不好,女人说了算

  面对着冲上来的黄金项链方杰等人,蒙宁心里并不怎么害怕,挂断电话后,还饶有兴致地对侯卫东道:“朱小勇天天早上都要锻炼,侯卫东的身体也不错,你们两人都挺能打,应该守得住楼梯。”

  黄金项链方杰的一个手下想搬开桌子,朱小勇毫不迟疑地用椅子砸了过去,当场砸趴下,朱小勇冷笑道:“谁再来,我就打脑袋了。”

  5、头脑聪明,又有行动能力,是个人物,背后有人撑腰,非池中之物。

  吴英亲自用铲刀收拾杂乱的墓地,不让蒙宁等人帮忙。朱小勇和侯卫东干脆走远一些,在一堆乱石旁边抽烟。

  经过了清真馆子的合作,侯卫东不禁对朱小勇刮目相看,道:“朱老师,没有看出来,你身手还真是利落。”

  朱小勇道:“手无缚鸡之力是对读书人的偏见,六艺是礼、乐、射、御、文、数,某种程度上也是培养文武之全才。我倒不敢称文武全才,不是书呆子而已。”

  “哪一个书呆子敢独自驾车游西藏!”

  初到沙州时,朱小勇完全掩在刘明明、沈浩等人身后,似乎有些木讷,此时侯卫东再看朱小勇,与初见时印象完全不同,身体瘦得矫健、瘦得有力量,两只眼睛黑亮如漆。

  侯卫东暗道:“蒙宁毕竟是省委书记的女儿,眼力还真是不错。朱小勇头脑聪明,又有行动能力,是个人物,兼有蒙豪放在背后撑腰,恐怕非是池中之物。”

  有了这个认识,再看陪着母亲在收拾墓地的蒙宁,感觉也是不同。蒙宁初看并不漂亮,亦不显眼,如果不姓蒙,给人的印象一定会很普通,只是蒙宁待人接物很平和,做事很淡泊,很有些亲和力。

  “这是最有味道的一对。”侯卫东得出了结论。

  6、识眼色

  既然蒙宁接了手,侯卫东与朱小勇就没有闲着,他们三人一起,很快就将另一座墓一起打扫出来。

  7、眼力很毒,既是学者,又有见识,厉害

  侯卫东、朱小勇和蒙宁就下了车,站在公路边聊天。货车坏掉的地方正好是一个高坎,距下面有两三百米,高坎下只有些矮树,遮不住视线,山下的乱石很有些吓人。

  此镇名为飞石镇,恐怕与山下这些石头很有些关系。

  陆续有货车从山上下来,很快就沿着盘山公路形成了车队,除了朱小勇和侯卫东的两辆越野车,全部是清一色的货车。

  朱小勇道:“没有想到小小的飞石镇,居然有这么多货车,这山上多半是产什么矿石吧?”

  侯卫东道:“朱老师眼光厉害。飞石镇这座山属于海山山脉,钨砂矿藏量丰富,品质最高的就属于茂云市与沙州市交界的这一段,若没有这矿,这山就是穷山恶水。当年吴阿姨在山上当知青,应该是最苦的地方,但是自从开采了钨砂矿以后,这山就变成了宝山,这和当年美国的淘金热差不多。”

  朱小勇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道:“这些车是五花八门,说明整个矿业开采很有可能处于无序状态。当然,我这个说法很主观,主要是个人感受,我见到现代化的矿业开采,绝大多数车辆都是统一型号的。”

  侯卫东的经济实力最初就来源于石头,因此对于矿山开采很有感情,道:“沙州各县经济水平低,典型的靠资源吃饭,现在这个状况各地相差不多。”

  朱小勇是从学者的眼光看问题,道:“这种搞法对环境影响大,对资源更是掠夺性开采,迟早有一天要被国家制止。”

  两人一边抽着烟,一边随意聊着,蒙宁抱着手,站在岩边看远处的风景。

  8、象牙之塔呆久了,不了解世情

  盘山公路已经有一长溜货车,不少司机都跑下来看情况。秦敢说着说着,脸色就不对了,他对侯卫东说了句:“侯叔,这里情况复杂,我要回到货车那边,免得被人弄了手脚。”他腰里还插着一柄仿造的五四手枪,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怕被人欺负,只是现在的货车都是重车,在下坡时如果被人弄了手脚就是大麻烦,所以他要回去与司机一起守着车。

  朱小勇听了秦敢一席话,有些惊讶地道:“成津的社会治安怎么这样差?看来我们中午的遭遇虽然是偶然,却也有必然性,你是市委办副主任,回去以后要将这方面的情况反映给周书记。”又问道,“你们市委难道不下基层,深入调查研究,密切联系群众?这可是优良传统!”

  侯卫东当过县委办副主任,此时又是市委办副主任,对此最有发言权:“现在领导下基层,连路线都是事先确定好,很难了解基层的实际情况,真要掌握一手情况,还需要如今天这般的轻车简从。”

  朱小勇道:“这并不是一件难事。”

  侯卫东还不太好解释这事。在他的印象中,周昌全每天都是忙得团团转,几百万人口的大市,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,需要见的人太多,还有体制内的种种事情,朱小勇这种学者也不太理解。他暗自想道:“等以后我当了一把手,每个星期一定要到基层去走一走。”

  9、带着老婆跑业务,小家子气,是不是蒙宁不放心?

  侯卫东正在琢磨着温贡成这个人,手机响了起来:“卫东,我是朱小勇,今天要过来扰你的大驾。”

  侯卫东愣了约有两秒,立刻反应了过来,道:“朱教授,欢迎,你到了哪里?”

  朱小勇与侯卫东一起战斗过,对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极有好感,道:“我和蒙宁一起,在成沙公路上,已经进入了你的辖区。”

  10、会说话,捧人于不经意之间

  到了百年牛肉馆子,老马正叉着手站在门口,看着徒弟在弄牛架子,不时指点两句,听到汽车响,抬头见到侯卫东下车。

  老马的臭脾气在成津是远近皆知。所谓臭脾气,是指他对顾客一视同仁,不管是县领导还是普通人,或者是地痞流氓,凡是进了门就是客人。换一句话说,在百年牛肉馆子吃饭的领导们享受不了大爷的待遇,因此,撑起百年牛肉馆子生意的多是寻常百姓。

  此时见来了县委书记侯卫东,老马还是迎了过去,一方面侯卫东是县委书记,另一方面他是顾客。来到面前以后,老马不卑不亢地道:“雅间准备好了,侯书记请到二楼,就是上一次您吃饭的地儿。”

  蒙宁笑道:“马叔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老马瘦得很有精神,记忆力好得出奇,再加上前次蒙宁、朱小勇与侯卫东是以一种别致的方式出现,印象挺深,道:“你是吴英的女儿?”

  蒙宁对这位见证母亲知青时代的长辈很是尊重,道:“马叔的记忆还真好,我是蒙宁。前一次和妈妈到过这里,那天差点惹了祸。来之前,我妈要我代问您好,她今年还要来喝你的牛肉汤。”

  老马想起上次之事,一张瘦脸就笑得很爽朗,道:“吴英女儿来了,我要亲自下厨房。”如今老马的主厨是儿子和徒弟,他甚少下厨。今天承诺自己下厨,也是给了吴英很大面子。给这个面子的原因并不在于吴英现在的地位,而在于那个年代的友情。

  蒙宁尽管没有多少大小姐的架子,可是在岭西省,她的姓就是通行证,在一言一行中已经培养了其内心的骄傲。老马这个承诺对于老马来说是一件大事,对于蒙宁来说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。蒙宁就没有在意,道了声谢谢,便上楼。

  朱小勇不动声色地接过了老马的话头,道:“我是蒙宁的爱人,上一次在这喝牛肉汤,回到岭西以后,我接连喝了好几家省城的牛肉汤,味道都不行。”

  被人夸了,总是高兴的,老马也不例外。

  11、已经下海了,不当教师啦

  午餐进行到一半,朱小勇道出了此行的目的:“这次来,我是代表恒庆集团考察竹水河小水电厂,希望卫东能给予大力支持。”

  竹水河发源于成津县、东湘县交界处的大山。这条河是长江在岭西境内较大的支流,修小水电的方案已经数次在沙州提起,却由于各方面原因搁置起来。沙州市委常委会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,最后也不了了之。当时侯卫东列席了会议,对竹水河上修小水电还是有一定认识。

  侯卫东笑道:“恒庆集团是很难请的,我当然百分之一百地欢迎。”又问道,“不知道周书记是否知道此事?”

  朱小勇道:“我现在下海了,挂了恒庆集团副总经理的名头,受集团委托到竹水河几个预备点去实地查看。等恒庆集团大体上下了决心,再与沙州方面正式接触。我只是从专业角度来考察,只要符合建设小水电的条件,估计问题不太大。”他这番话轻描淡写,话里话外却有着很强的自信。作为水利专家兼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女婿,在岭西,他的自信心绝对有极强的支撑。

  成津是穷县,对资金极度饥渴,侯卫东对这块带着深厚背景的肥肉自然不会放过,道:“多余的话不说了,这次朱总和蒙姐在成津的考察,我全程陪同。”他如此表态,一方面确实是想争取小水电在成津县落户,另一方面是想与朱小勇和蒙宁搞好关系。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,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。

  侯卫东说到做到,下午,他亲自陪同朱小勇和蒙宁沿着盘山路察看地形。有几段山路,一侧是陡峭悬崖,地势很是险恶,蒙宁吓得够戗,看了一眼如细线一般的河水,赶紧闭上了眼睛。

  回到县城时,已是傍晚,两车直入县委招待所。

  招待所长胡永林早就等在前院,当侯卫东下车后,他立刻迎了上去,道:“侯书记,最好的客房就是前院四楼。当时是为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准备的,很少用,刚才我让服务员去做了清洁。”

  侯卫东仍然不放心,特意吩咐杜兵,道:“你上去仔细看一看,如果有什么缺失,立刻解决。”

  朱小勇在一旁道:“卫东,别弄得这样严肃,随便一些。”

  侯卫东笑呵呵地道:“朱总是财神爷,怎么能够马虎?先到我房间去坐一坐,喝口茶。小餐厅大师傅会做地道的家常菜,很有味道。”

  蒙宁对吃很在行,走了一天,让她的食欲比平时旺盛了许多。她很有兴致地道:“家常菜是最永恒的味道。凡是能做出妈妈味道的餐馆,绝对都能成为百年老店,靠着新奇取胜的馆子终究不长久,这在岭西表现得最为明显。”

  “蒙姐还真是美食家。”侯卫东顺着其口气恭维了一句。

  蒙宁兴致不错,一边朝后院走,一边道:“这一点我和我爸差不多。我爸最讨厌到酒店去吃饭,小时候他就经常带着我,专挑货真价实的美食店。”

  12、脑子好用得很

  祝梅就对着朱小勇和蒙宁笑了笑,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这才回到自己的寝室。

  侯卫东介绍道:“她就是祝梅,读岭西美院,这是她的作品。”

  蒙宁见到祝梅居然是一个聋哑小姑娘,更是大吃一惊,道:“她是聋哑人,还在读美院,真是了不起!”

  朱小勇突然想起一人,道:“祝梅,她是祝焱的女儿吗?”

  侯卫东道:“我以前是祝焱的秘书,那时祝梅还在沙州聋哑学校读书,去年考上美院。这个小女孩很了不起,特别聪明。”

  蒙宁欣赏了一会儿这幅画作,道:“侯书记,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能否将这幅画转赠给我?”

  侯卫东道:“我得征求祝梅的意见。”

  第二天,蒙宁和朱小勇回到了岭西,晚上将祝梅的画作带了回去。

  13、互相利用,就得给对方交底,藏着掖着,不大气

  晚上,侯卫东给朱小勇打了电话,道:“朱总,小水电有几分把握?”朱小勇从大学出来经商,就是看好小水电。此时他占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顺势加入了恒庆集团,一跃成为岭西大型国有企业的副总。科技专家到企业任职,这年头,很正常。

  “如果其他人问,我会说还在研究。卫东不同,你来问,就是基本上定了调子。”

  侯卫东又道:“这是大事,我应该向市委报告,有什么问题?”

  朱小勇知道侯卫东的意思,道:“向市委报告须模糊一些,只说恒庆集团有意向在竹水河修水电站,正在考察中。”

  挂了朱小勇的电话,侯卫东给周昌全去了电话。

  三、青林镇中学的老师辛民

  青林镇经济困难,常拖欠教师的工资,作为中学老师的辛民,把牙缝里节省出来的钱存到基金会,赚点高利息,也是无奈之举,哪知道基金会管理不善,要烂包。辛民不闹怎么办?

  然而闹的结果是什么?本钱一时半刻是拿不回来,还得扣工资集资,以便政府用来还给农民,而且因为带头闹事,被青林镇党委书记赵永胜记恨,即将打发到更偏远的地方,这不是黄瓜苦到根蒂上了么?

  1、赵永胜和粟明对视一眼,粟明笑吟吟地道:“侯镇,镇财政确实紧张,第一季度勉强把拖欠教师的工资发了。如今镇里运转经费都难以保证,你是副镇长很清楚此事。”

  看着粟明灿烂的笑脸,侯卫东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2、整顿基金会的消息一经传出,立刻引起了极大的恐慌。青林镇基金会门前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都拿着基金会开出来的存单,要求将手中的存单变成现金。无奈县政府一纸通告以后,基金会就剩下了几个苦瓜脸守着门面,里面自然是一分钱也没有。

  “这是我们的血汗钱,还我血汗钱,政府要讲诚信,不能骗老百姓的钱。”一位干瘦的教师情绪激动,挥舞着手里的存单。他长期在讲台上教授思想政治课,看报纸的时候就比别人多,对于国家的大政方针略知一二。在他的带动之下,群众开始鼓噪起来。

  3、基金会与政府不到一百米,侯卫东带着付江、周强以及党政办的工作人员,很快从基金会跑到了镇政府大院,站成一排,堵在楼梯口。

  无数的存单伸到了侯卫东的鼻尖,无数的唾沫飞到他的脸上,吵闹声如群马奔腾,将政府大院弄成菜市场,很是热闹。

  干瘦的教师辛民站在最前面,道:“我们要见赵永胜和粟明,让他们两人来给我们解释,由镇政府盖章写承诺书。”

  他振臂一呼,群情响应。

  侯卫东道:“辛老师,你们选几个代表进来,乱吼一通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”

  辛民的声音很高亢,道:“不是我们要闹,我教书育人二十多年,省吃俭用才存了两万多块钱,这是我们的血汗钱,我不要利息,把本金还给我。”

  “这不是青林镇一家的事情,省政府统一安排的清理整顿工作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  辛民反击道:“也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穷教师。”

  侯卫东知道这样说不清楚,道:“辛老师,你找几个代表到底楼去,这样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
  辛民道:“我们可以选代表,但是要让赵书记来亲自对话。”

  5、代表们进了底楼会议室,群众就在政府大院里三三两两地聚着,都在等着最后的消息。

  整顿基金会是高层决定,青林镇哪里有权力做决定,把代表们请到会议室,只是将沙州市、益杨县的文件宣读一番。赵永胜再三保证:“清偿组将基金会的账查完,就逐步开始兑付,你们要相信政府,政府是绝对不会骗你们的。”

  辛民接口道:“马有财县长刚刚讲了话,再三保证基金会是政府的,怎么过了十几天就封了基金会?现在的政府信不得。”

  赵永胜脸色一沉,道:“辛民,你是国家教师,怎么带头闹事?一点觉悟都没有!你这种行为,怎么能够教学生?”他暗道:“等事态平息了,一定要将这个辛民调到最偏僻的村小去。”

  在赵永胜的威严目光之下,辛民有些心虚,可是想到两万元钱成了废纸,火气又上来了,在会议室大吵大闹。

  代表们出了底楼会议室,他们带出来的答案显然不能令群众满意,又开始闹将起来。

  6、双方对峙到下午5点,群众这才陆续散去,但是也有少数执著之人,坚定地守在了政府大院中。

  夜幕降临以后,这些固执的取款人不得不离开了大院,他们相互邀约,明天继续到政府来“上班”。

  晚上,赵永胜又召集开会,他在会场上发了脾气:“凡是拿工资吃饭的,明天再去闹事,各单位领导到我面前来说清楚,说不清楚,一律停职。”

  7、8点钟,青林镇党政全体成员齐聚小会议室。

  赵永胜一来就定了调子,很强硬地道:“今天下午县政府开了重要会议,要求各镇必须无原则地执行县委、县政府的决定。什么决定?很简单的两个字——筹款。除了沙州市政府的贷款以外,各镇必须加紧筹款。

  “按县里的精神,筹资的主要渠道有:一是向镇政府机关以及医院、学校等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借款,此款不计利息;二是大力催收呆账;三是采取置换方式筹款,可用所有者权益、呆账准备金、村社集体积累和代管金置换用作冲销呆账;四是收取农民普九集资款,人均二十元。”

  赵永胜根本没给班子成员发言的机会,继续道:“借款之事,我们现在就研究方案。我个人意见是镇领导班子带头,每人集资一万元,二级班子,每人七千元;普通干部每人五千元;医院、学校每人集资三千元。所有集资不计息,请大家发表意见。”

  唐树刚道:“班子成员没有问题,关键是教师这一块。他们的工资不高,大多数都存钱在基金会里,让他们拿钱出来,说不定还要惹出事情来。”

  “这是县里统一安排,如果谁不参加集资,先把工作停下来再说。这不仅是经济问题,更是政治问题。”赵永胜很是强硬。

  四、沙州中学语文教师粟家豪

  一个普通的中学语文老师,竟然混进了政协,也是个官迷,而且能把文章发到政协报上,挑动一帮人上蹿下跳,粟家豪也是个厉害人。

  1、事发当日,沙州市政协委员、沙州中学语文教师粟家豪恰好在粟家村父母家中。他父亲在拉扯中鼻子被打破了,满脸鲜血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恐怖。出于义愤,粟家豪暗中进行调查,将村民围攻新管会事件、安置房停工的状况、大客车接送新管会上班的情景,统统融入笔端。

  粟家豪文笔很是不错,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,他以《失地农民将去往何方?》为标题,在沙州市政协的内部刊物上进行了登载,在政协委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  为了扩大影响,一位政协委员将此文推荐给了《岭西日报》。《岭西日报》的主编觉得这篇稿子很有现实意义,符合整顿开发区的大政策,决定派人到新管会进行深入采访。段英到主编办公室去交稿,无意中见到了这个稿子,急忙在僻静处给侯卫东打了电话。

  侯卫东得知这个消息,赶紧派杨柳到县政协,在政协办一大堆报纸中,将这篇不起眼的文章翻了出来。

  “完全是以偏概全!第一条,补偿金过少,这和新管会有什么关系?这是沙州市政府制定的补偿标准,我们违反标准,到时财政不拿钱,新管会能往里贴钱,敢往里贴钱吗?说白了,新管会只是执行市政府的决定。

  “第二条,在新管会大院动手打人,更是扯淡。住院的六人全是赖人的,都是些轻微的抓伤,只有研究室主任易中成是货真价实的重伤。

  “第三条,我就在这里说说,到外面不能说。益杨县要发展,要工业强县,没有土地是万万不能的,土地是发展的基础,人地矛盾是全国性的矛盾,也不是益杨一家独有,不改革,不搞大开发,益杨矛盾肯定要少得多,但是永远也不能得到发展。”

  看着侯卫东气呼呼的样子,张劲反而觉得有些稀罕,暗道:“侯卫东一直挺沉稳,今天才有点年轻人的冲动劲。”他摸着微微秃顶的脑袋,道:“新管会是黄泥巴落到裤裆里,是屎也是屎,不是屎也是屎,政协报影响小,如果出现在《岭西日报》上,新管会就出大名了,会给县委、县政府的工作造成被动。”

  2、三人颇为郁闷地上了车,刘瑞雪道:“王主任,怎么情况与政协报的文章全是拧着的?新管会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。”

  这一次到益杨采访,省报并没有提前通知沙州,王辉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行踪早就被新管会掌握,自然也不会疑心这是新管会故布之局,他道:“粟家豪这人我认识,他是沙州中学语文教师,文字很棒,人品也不错,我相信他不会乱写。我们在益杨采访结束以后,再到沙州与他见一面。同一个事物,哪怕是阳光直射着的事物,也总有阴暗面和阳光面,关键是看问题的角度。”

  五、成津县学校的老师方勇

  人和人的思维总是不一样的!

  从周昌全和侯卫东的角度看,侯卫东在成津县最大的政绩是彻底扫除了垄断资源的黑恶势力,为原书记章永泰报了仇。

  其次是筹集资金,修建了高标准的道路,为周昌全的畅通沙洲政绩加了码。

  再次是整顿矿业秩序,整合了磷矿资源,为成津县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
  然而,方勇却更关注社会秩序的安定,为学校工作保驾护航。

  不能不引起我们深思啊!

  同寝室人大代表是成津县双河镇老师方勇,与前县委书记侯卫东同住一室,让方勇觉得很兴奋。

  “侯书记,没有想到能与你住在一个房间,我是双河镇的老师方勇。”方勇显然还有些不太适应与县委书记同居一室的感觉。

  侯卫东扔了一支烟给方勇,点燃了火,道:“我虽然离开了成津县,但还是成津县的人大代表。”

  方勇道:“今天成津代表团都在议论,侯书记做了这么多的实事,一定能选上。”

  侯卫东含蓄地笑道:“谁来当县委书记,都要做这些事情。”

  “那不一样。”方勇掰着手指,数道,“我们讨论了有三件事对成津影响很大:一是铲除了社会上的混混。以前成津城里的混混挺多,偷、抢、打架还有吸毒,让老百姓没有安全感,侯书记来到成津以后,将这些社会渣滓一扫而空。我在成津中学教书,学校门口的小混混基本绝迹了,师生安全感大大增加。

  “二是修通了多年未通的公路。这是全县人民的多年心愿,也是在侯书记任期内修好的,就算侯书记什么事情都不做,只要修了这条路,大家都会记着你的好。”

  “三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方勇有些语塞,他毕竟只是中学教师,对县里的事情不是太清楚,他望着侯卫东和蔼可亲的脸,道:“旧城改造是大工程,侯书记也抓得好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iriyitiao.com/3465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一日一条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